北京汉德信知识产权咨询
中国企业海外发展联盟
汉德信研究院

汉德信走进企业系列之——平衡车NO.1 Ninebot 纳恩博

 采访纳恩博运营副总裁赵忠玮



问:请谈一谈平衡车的市场


赵总:平衡车市场比较混乱,从企业来讲,大部分集中在江浙,广东这一带,消费者是2008年奥运会知道平衡车,奥运会之后有一部分segway用来做租赁。中国生产平衡车是2010年开始,广东东莞的品牌易步最先开始做,上海新世纪,2012年我们最早的第一个品牌叫风行者,那时候号称南有易步,北有风行者,2012年深圳的乐行是小轮车,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市场比较有序,有几个比较大的厂家,消费者越来越认知,接受,最早是比较贵的,1万多 3万多,segway那时候卖9万元,大家虽然都喜欢,但认为是奢侈品,大的玩具,市场不大。后来出现了独轮车,7000多,5000多,3000多,2000多,群体是年轻人,追求炫酷。


后来我们做第二代产品,14900元,买来做礼品,自己玩,比3万便宜了一半多,我们现在推出的黑色的,小米卖1999元。这次我们和小米共同发布的这一款击穿了整个行业的价格底线。


首都机场很多警察和海关都使用到了我们的车,还有美国很多旅游租赁,白宫门口就有很多平衡车作为代步工具。


市场越来越好,迅速发展了之后,在江浙是以义务、永康、金华这几个地方为首,广东深圳作坊式的小加工厂大量出现了。现在在深圳这样的企业大概有500到600家,从15年的年中开始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很多企业原来都不是做这个行业的,经济、进出口贸易都有所下滑,原来做手机的、做童车的,都转行了,迅速转产,现在平衡车市场比较混乱就是这样的意思。还有三无,没有行业标准,没有行业准入机制,随便个工厂就能做。


问:谈一谈纳恩博的发展以及如何用并购解决337调查


纳恩博:2012年1月份,现在是4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的,有自己的研发院和三大生产基地,一个生产在天津、一个在常州、一个在美国的波士顿旁边,我们2012年决定做的时候就是有野心的,我们决心做行业里最好的,我们想上市,那时候segway是最好的,这是我们超越的目标,2014年的9月份,我们收到了美国ITC的通知,要开展337调查,我们第一代的调研和研发早就开始了,只是公司成立得晚,我们真正的产品面向消费者2012年5月的车展,我们出口是2012年底2013年初,我们带着产品去参加了CES展会,2014年就被337了,我们挺诧异的,我们知道早晚有一天绕不过专利的问题,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在这之前,我们尝试了很多的方式和渠道去跟美国的segway联系和沟通。他是鼻祖,他从事平衡车行业到今年为止已经16年了,也就是我们出道的时候大哥哥已经12岁了,所以当时我们所有的联系都石沉大海。我们的产品真正在美国亮相后大家都特别认可,因为我们的第二代产品完全颠覆了segway的所有设计,虽然也是两轮平衡,但是有炫彩灯光,车板、车身、车把上有呼吸灯,我们有仪表盘,有所有的电子显示屏,可以看到时速、电量、时间、里程,甚至和汽车仪表盘一样有个小扳手的标志,如果小扳手的标志亮了就说明车有故障,有故障代码,对应故障代码就可以简单的知道发生什么故障了,及时维修。由于我们的创新和非常炫的外观,比segway轻,续航里程也是一样的,但我们推出产品时候的零售价格是14900元,segway还是8万9万多,我们把产品带到CES的时候,大家都很惊叹,包括当时的segway的投资人,他骑着我们的车在场馆里试用,他觉得非常棒,那时候segway才开始注意到我们。

我们CES展会完了以后我们就接到了ITC-337调查,同时还有乐行和易步,还有深圳的几家,他们收到通知后不久就表态了,签署了撤销令,不进入美国市场了,不打官司了,但是去应诉的就只有乐行、易步和我们三家,我们在接触的过程中才真正接触segway,我们一直怀着敬畏之心,我们非常尊敬他们,我们在沟通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我们企业是比较有活力的,有很多创新精神,他们十几年市场上一直卖得不好,他们主要是价位高和创新度不够,从发明到后来的几款产品没有太大的变革,大家觉得他的创新和亲民度不够,这是我们双方能达成共识的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这里年轻人多勇于创新,我们的CTO、合伙人里最年轻的28岁,大部分30岁,CEO和总裁是北航的同学,我们研发的基础90%来自于北航,北航的研发团队的前身是做无人机和机器人的,平衡车更多的是陀螺仪技术,他们本身对这个技术的使用就非常强大,后来进来的首席设计师、工业设计师就有了很炫酷的外观,纳恩博和segway的合作使沉寂多年的segway注入一些新鲜血液,让他焕发青春,涅槃重生,王者归来,他们有很坚实的基础,我们能够快速的占有全球市场,我们最终要上市,上市之前知识产权是一个很大的槛,我们的合作可以让我们迈过这个槛。

问:纳恩博的融资以及收购金额?


纳恩博:我们在收到337通知之前,已经有A轮融资,2015年4月份宣布A轮融资结束,主要四大投资机构:小米、顺维、红杉、华山资本。总共投了8000万美金。现在B轮已经结束了,B轮的融资是将近年底结束的,B轮融资有两大投资方:Intel和新加坡的一个财团。

我刚才谈到的第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收购segway,我们从来没有披露过我们收购segway的价格,大家看到的都是传言。我们收购它的时候他大概是十三年的历史,所以不可能便宜,而且我们收购它的时候是全资收购,包括它的研发、它的生产、它的全球的销售以及售后服务,同时收购了他500多项专利,知识产权。现在换新的CEO,我们在当地招聘的。


A轮融资披露是4月底披露的,完成不是4月底完成的,我们是跟收购segway交割完了以后做的一个发布会共同去披露了这两件事。

问:从知识产权上讲一讲行业规范?


纳恩博:刚刚有说过平衡车这个行业没有准入机制,我们这样在研发生产上面投入非常大的企业,是拿它当事业的企业,我们能够保护自己和保护市场的唯一能够使用的就是知识产权。由于我们对segway的收购,导致了我们最终的337,segway和易步和乐行的和解。和我们的和解比较另类,我们收购了segway。现在的具体情况就是,在美国市场,两轮平衡车,除了segway和ninebot,其他是不允许销售的。这样的方式,我们中国品牌的平衡车就可以在美国销售,我觉得从知识产权方面,从337的角度来讲,我们的这种方式,未必可以让每一家都可以借鉴的。我们用收购的方式解决了337,也是蛮另类,蛮任性的方法。337在中国的历史上来讲,我们开了一个先河,我们可以靠资本赢得337。这是前无古人的,但我相信会后有来者。我们拿到了GEO,在美国市场有很好的保护,纳恩博全资收购segway后很多企业问我们拿到GEO后会不会授权,我们也表过态,表示会开放授权,但不是现在,我们希望有了行业准入机制后,我们对那些准备把平衡车当做事业来做的企业,我们一定会开放授权,美国市场被打开之后,我们也希望看到中国品牌加入进来,不被所有的消费者说他是个炸弹。这样的企业,有自主研发能力,想拿平衡车当事业做,有责任感,在所有的安全方面,必须达标,这样的一个有安全质量保证的企业。这样的企业我们才可以授权。

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在美国市场我们拿到了GEO,在欧洲的大部分市场也都申请了我们的专利,我们的一些新的产品,拿到国内的专利的,我们也都积极地做备案,我们尽量让那些侵犯我们外观的山寨产品没有办法走出国门。这都是我们运用知识产权维护自己利益的措施。我们总部在北京,在美国有分公司,在欧洲在荷兰有分公司,在亚太地区在新加坡有分公司,这三个地区共同承担的有销售、售后、仓储、市场推广和知识产权的维护。

问:纳恩博的愿景

纳恩博:现在有两种企业在做平衡车,第一种企业是把平衡车当成一个事业做,第二种企业当成买卖做,做不下去了就换一个。我们专注在一件事上把这件事做到最好,我们想在这个行业做到全球第一,我们现在已经是平衡车行业全球第一,我们还有新的目标,平衡车是主营,我们也要往高科技,智能的方向发展。今年我们和因特尔共同推出了一个新项目,生活服务类的家用机器人。

我们在美国有研究院做segway的产品开发,从去年开始,我们的出口量大于我们的国内销量,美国市场我们认为非常好,因为我们拿到了GEO,在短时间内我们对美国市场充满了信心。至于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在研发机器人,我们的项目和Intel是一块去做的。机器人还可以变形成为平衡车,立起屏幕,装一个手臂就又变成了机器人,还可以帮人拿东西,自平衡技术完成解决了机器人的行走问题。

我们企业的定位一直是说用一种创新的手段给大家提供一种智能的以十公里半径短途解决出行的办法。机器人也没有脱离我们的主营业务,他实际上就是一种代步车,出去就是车,回到家可以变成机器人,可以和baby玩、和老人互动、剪草坪、带宠物等等。我们逐渐地向国际型公司过渡。